• 首页
  • 宜兴新闻
  • 45年未有过身份信息 “黑户”妇女求“光明”
  • 45年未有过身份信息 “黑户”妇女求“光明”

    宜兴日报数字版12月4日讯(记者 张 胤)  “我每天过的日子真正是举步维艰,因为自己的身世不明,一直是‘黑户’的我只要一出家门,去哪、办任何事都受阻。我现在只想有个户口,有个身份,却比登天还难!”12月1日,家住官林镇白茫村的肖荣飞致电本报“民生热线”,今年45岁的她在电话中痛哭,她说,她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我市落户。

    在宜兴感受到

    家的温暖

    12月2日上午,记者在官林镇白茫村的一间平房内见到了肖荣飞。一件皱皱的棉衣、一口流利的宜兴话,肖荣飞看上去和其他普通本地妇女并无两样。在村里人看来,肖荣飞是个幸福的女人,有懂事的女儿、体贴的爱人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可肖荣飞却有着一肚子苦水。这一切,还得从肖荣飞谜一般的身世说起。

    据肖荣飞介绍,在她还不懂事的年纪就被陌生人从老家带走,所以对自己的亲生父母、具体出生地点毫无印象。后来,她又先后被陌生人带到云南、四川等地,帮人家放牛、放羊,没上过一天学,过着任人欺凌的辛酸日子。1990年冬天,21岁的她再次被一名陌生男子带到了宜兴市官林镇白茫村。在该村,肖荣飞成了家,与村上一位名叫范建平的男子结婚。肖荣飞说:“刚来村里时,由于之前的生活充满坎坷,所以对生活丧失了信心。没想到,在这里我竟有了真正的家,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家的温暖。”

    一眨眼,肖荣飞已在白茫村生活了20多年,并和丈夫范建平育有一女。尽管生活艰辛,可她觉得很幸福,在这里找到了归宿。

    没有“身份”

    寸步难行

    由于肖荣飞的特殊经历,自打她来到白茫村后,就一直无法拥有身份证和户口信息。这些年,受“黑户”影响,肖荣飞几乎寸步难行。

    肖荣飞无奈地说,作为家庭一员,她也想尽自己一份力,谋一份像样的工作,为家里分担经济压力,但由于自己没有户籍、身份证及任何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相关资料,所以求职过程中一直遭拒、处处碰壁,只能宅在家里干些家务和农活。

    同时,“黑户”的性质让她不能如正常人般生活,如村里办理医疗保险,肖荣飞由于没有户口无法办理。去银行办业务,外出坐火车、乘飞机对她来说都是奢望。只要一出家门,她就觉得自己是废人。

    随着肖荣飞的生活逐步安定下来,她急切盼望自己能在当地落户,甚至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找一找自己的亲生父母。大约七八年前,她和丈夫开始为能在我市落户想尽办法,但始终没有解决。

    无法落户

    成最大心事

    范建平介绍说,七八年前,他和妻子到官林派出所申报户口,民警表示,户籍档案里查不到肖荣飞的任何户籍信息,建议她回到出生地的公安机关或档案馆查询当年记录,补开迁移证,再凭迁移证通过婚姻迁入的方式在我市办理落户。

    然而,肖荣飞并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出生地点,这为她的落户造成了障碍。正当她一筹莫展时,从家中找出的一份“肖荣飞简介”让她重燃了希望。原来,这份“肖荣飞简介”是当初送肖荣飞来到白茫村的那个陌生男子写的。上面写道:肖荣飞出生于贵州柏山,肖荣飞4岁时,被亲人带到云南、四川,后来又被带到贵州毕节,由一位名叫肖荣贵的男子收养。然而,肖荣飞觉得“肖荣飞简介”可信度不高,因为她从没听说过肖荣贵这个人。

    但是,肖荣飞还是把这一情况反映给了官林派出所。派出所民警立即与贵州公安方面联系,但被对方公安机关告知:没有查到肖荣飞及肖荣贵的任何资料。肖荣飞只能继续做“黑户”。

    12月2日下午,记者与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大队取得联系,一位民警表示,按照现有的户籍政策,只有先在原籍地查找到相关信息后,才能逐步办理在我市的落户手续。鉴于肖荣飞的特殊情况,他们会向上级部门反映,然后商讨解决办法,尽可能给予帮助。

    猜你喜欢的商品:

    林朗的秘密日记 天然原木健康筷 松下搅拌机MK-GB1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雅诗兰黛即时修护眼部精 低针距羊毛夹克 保暖触屏手套 2014冬季新品韩版雪地靴防 百草味木瓜干 森林纯棉毛巾

    热门文章

    • 打印
    • 更新者:宜兴新风采
    • 更新时间:2014年12月04日

    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