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宜兴新闻
  • 宜兴有一位新四军老战士九死一生逃出劳工营
  • 宜兴有一位新四军老战士九死一生逃出劳工营

    宜兴日报数字版11月3日讯(记者 潘伟杰)  离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还有40天。10月31日上午,记者来到和桥镇何家村,见到了曾参加抗战的新四军老战士何金大。说起当年的血雨腥风,已92岁高龄的何金大记忆犹新。

    作战勇猛的机枪手

    1923年,何金大出生在和桥镇钟溪村的一户农民家庭,曾亲眼见到日本兵扫荡时随便杀人、放火、掠夺村民财物等暴行。何金大说:“当时,我非常渴望拿着枪去和日本鬼子拼命。”1942年,村里不少年轻人参加了抗日武装,按捺不住的何金大也找到了当时在和桥一带活动的新四军独立二团,并加入其中。由于身体强壮、作战勇猛,何金大当上了一名机枪手。

    据何金大回忆,当时和桥地区是新四军的驻扎地和主要活动区域,这引起了日军的注意。1942年6月4日,日军集结了无锡、常州、宜兴三地共1000多名兵力,分水路、陆路向和桥扑来,何金大所在的二营接到了阻击日军、掩护大部队转移的命令,“那时候我们营打阻击,从早上一直打到了下午,我所在的四连大部分人都牺牲了,阵地上到处都是尸体,机枪子弹也早已打完。”何金大说,他扛着机枪撤退时,一发炮弹就爆炸在他旁边,直接把他震晕了过去,等他醒来的时候,已被关进了战俘营。

    记者从和桥镇志办负责人朱斌培处了解到,何金大参加的这次战斗历史上非常有名,史称“六四战斗”,这次战斗新四军方面一共伤亡了300多人,其中何金大所在的二营就牺牲了100多人。1991年,宜兴市人民政府在战斗所在地和桥镇北庄村史家庄,建立了“六四战斗纪念碑”,以纪念在这一次战斗中牺牲的烈士。

    九死一生逃出劳工营

    被俘后,何金大很快被日军押解到南京汤山去当劳工。何金大说,那里的劳工被当作囚犯一样管制,吃饭、睡觉、劳动、往返走路都必须集体行动。开饭时,劳工伙食班负责把饭碗、菜钵、筷子在劳工面前摆好,并给大家盛好饭。就餐过程中,劳工们如果发出交谈声,不仅饭菜会被踢飞,还会遭到毒打。

    何金大说,劳工们每天都要搬运重达一百多公斤的煤包,稍有怠慢就会被日本人毒打。“劳工营每天都有二十多个人被日本人折磨死。而且劳工们住的工棚非常窄小,四处漏风,阴暗潮湿,床铺四周长满青草,劳工们入住不到半月就纷纷得了疥疮、‘绣球风’等皮肤病。”据何金大回忆,面对这一恶劣的生存环境,何金大和其他劳工开始策划暴动,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他们用从工地捡到的铁片磨成利刃,扎死了十几个日本兵。很快,日本人发现了异常,架在劳工营岗楼上的机枪开始对着人群扫射,何金大拼了命地往外跑,一直跑到一条河边,听到后面传来日本人的声音,他和一名沈姓劳工只能跳进河里顺流漂到下游,“这次劳工营暴动有好几百人参加,最后逃出来的可能只有我和沈姓劳工两个人。”

    为曾杀敌报国而自豪

    如今,年过九旬的何金大虽因旧伤复发被困床榻,但依然乐观开朗。他笑着说:“中国军人怎能被病魔打倒,当过兵就得有兵样。”话语间,他还给记者哼唱起年轻时的抗日歌曲,“强虏入寇逞凶暴,快一致抵抗将仇报!家可破,国须保!身可杀,志不饶……”老人紧握拳头,眼神坚定、声音高亢。

    采访中,老人告诉记者,生平让他觉得最后悔的是,由于从劳工营逃出来后全身是伤,在老乡家养伤时,错过了再次投奔新四军的机会。何金大曾拖着受伤的腿几次去寻找部队,均未果,只能一路乞讨回到宜兴。采访临近结束,老人还特意整理了衣帽,郑重地告诉记者:“能够成为一个新四军士兵,和日本人拼过命,这辈子值了!”

    热门文章

    • 打印
    • 更新者:宜兴新风采
    • 更新时间:2014年11月03日

    评论已关闭